24小时服务热线:+86-0000-96877
新闻资讯 ABOUT
+86-0000-96877
+86-0000-96877
行业动态
支付能力和行业动态缴费积极性靳东升谈减税降

时间:2019-04-22    点击量:

  近年来,银行卡盗刷、信用卡纠纷、暴力催债、保险理赔难等问题层出不穷,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,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,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。

  新浪财经讯 《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-2050》发布式暨养老保险降费形势研讨会于4月10日在上海举办。国家税务总局研究所原巡视员、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研究员靳东升发表演讲。

  靳东升表示,现在减税降费至少有两个利好因素,减税以后企业支付能力提高了,对于社保基金收费来讲是利好。第二,我们降费,降费以后它的逃费积极性就减弱了,缴费积极性就提高了。过去很多逃费的,现在费率负担没有那么高就可能主动缴费。所以这是两个很好的因素。行业动态

  本次会议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办,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办,中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协办。

  大家好,很高兴参加这个盛会,也感谢主办方、协办方团队邀请我来发言。我原先没有想到这个会议这么隆重,这么热烈,这么大规模,我以为是小型座谈会,祝贺本次会议圆满成功。

  这个成果是我所见到的,一个最完整、最系统、最全面、最科学,内容很丰富的材料。作为一个学术研究人员,我觉得这个团队在养老金的研究方面是领先的。我们在座其他学者可能要再研究这个问题就困难很大,这个成果是很好,我刚才翻阅了一下,觉得应该发扬光大。

  刚才很多人发言,此时此刻我想起一件事情,2002年的时候,郑教授我们参加国务院社保改革国务院专家组。一个主任带队,我们去调研。在吉林有一个下岗职工,座谈的时候他痛哭流涕感谢党,这个印象到现在一直不忘,郑教授团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情,能够坚持研究这个事情。

  此时此刻,我有四点想法与大家分享,大家知道大规模减税降费,很多人会预期,社会保障基金会不会减少?从正面方面来理解,我觉得不一定。从我研究税收经验来讲,为什么不一定,现在减税降费至少有两个利好因素,减税以后企业支付能力提高了,对于社保基金收费来讲是利好。第二,我们降费,降费以后它的逃费积极性就减弱了,缴费积极性就提高了。过去很多逃费的,现在费率负担没有那么高就可能主动缴费。所以这是两个很好的因素。

  我们税收有一个著名美国经济学家拉弗,他有一个拉弗曲线,美国大规模税费改革,这个拉弗经济学家和美国当时总统在吃饭的时候,画了一个曲线,税率越高收入不一定增加,这种情况下美国大规模减税,减税结果总收入没有减少,但是负担降低了。现在收费我们也面临这个情况,税收面临降低费率情况,会不会也反映出来拉弗曲线。税率越高当然我们说费率越高,带来的费基越小,税基越小,逃税人就越多。按照拉弗曲线理论,全世界税费改革到现在是降低税率,扩大税基。

  第三,我们现在征管体制转换和划分,这个对于我们税费征缴是有异议的。大家知道过去中国特色社会制度跟其他国家不一样,我们当年争论20多年,是社保部门征收还是税务部门征收,现在决策是税务部门征税。税务部门征税可以规范,信息量充分,大数据基础上逃税可能性小。费基可以扩大,很多没有纳入征税范围的会纳入征税范围,很多原先没有缴费或者是各种原因,他可以主动的缴费,纳入缴费范围内。

  第四,我们从收入支出两个方面考虑。收入我们希望可持续,将来万一活到90岁我还可以领养老金不能断。我们有一个基本问题,我们叫做社会保障养老费支出,北京有传言6月份给大家提高养老金水平,我在想我们养老金的水平是年年提高还是提供一个基本社会保障。如果是基本社会保障,我们就不能靠养老金实现发家致富。我们现在有啃老族,我们年轻人工作甚至获得工资没有我们养老金多,这个就提出了一个问题。前两天看了一个数据,城镇居民收入北上广比较高,平均一年6万多,其他多数省份平均一年两万多,一年两万多一个月就是不到两千,北上广深比较多一个月五千,养老金超过五千平均工资水平。是基本社会保险,还是基本生活保障,还是高养老金收入,所以这个支出方面理论上要做一个探讨。这样可以保证我们基本养老支出保证需要。

  我们现在养老金收入来源一个是收入,普通的收费,再一个是基金保值增值,两个部分说到底还是依靠收费。所以收费要可持续。最后结论,第一,作为我们课题研究,收入是不确定的,因为制度政策不断在变化,但是我们成果这个大趋势是正确的,可能有小的调整,总的趋势是增长的,但是增长幅度由于制度政策变化,可能会有不同。第二,支出我认为这个课题研究,支出的刚性可以预测,因为人口基数是这样的。谢谢大家。